某些行业看报表中的盈利能力觉得:是成长性行业-白山新闻-新闻当事人
点击关闭

估值企业-某些行业看报表中的盈利能力觉得:是成长性行业-新闻当事人

  • 时间:

北京地铁临时封闭

把握全局抓住影響公司的主要矛盾問:能否總結一下你對價值投資的理解?

問:每到年底,通常會有一波估值切換行情,金融地產等低估值的品種會有估值切換機會,你覺得今年年底會有這一波機會嗎?

問:大消費和醫藥是很多基金經理都喜歡的賽道,你喜歡什麼樣的細分行業?按照什麼樣的標準來篩選?

張東一:我確實很喜歡讀上市公司財務報表,這與我的教育背景有關。我本科、研究生都學會計,其中一個碩士學位就是學會計的,所以對報表的解讀關注點比較多,花費的精力也比較多。

愛好1:「看報表」,洞察企業商業模式的本質

問:你求學階段的專業是會計學,想問問你是從哪些方面解讀報表信息?

目前的消費往長了看還是有空間,但短期估值跟年初、2018年比還是有提升的,我相信估值會有波動,但這很難判斷,所以我更傾向於長期持有,除非估值透支了很多年的成長,否則我還是會選擇持有。

問:請問女性基金經理在做投資的時候,有哪些優勢?是否會更加謹慎和注意回撤風險?

分析企業的商業模式要從幾個維度看,首先是通過調研了解這個行業的生意大致是怎麼做的;第二步,通過財務報表來驗證企業的運營情況跟我們想象的是否一樣;第三是要來回印證、調研,才能想明白這是怎樣的行業。

投資需學會的第一件事是「讀懂報表」

張東一:確實,從歷史數據來看,金融、地產往往在年底會出現估值切換,我個人不擅長把握估值切換和輪動的機會,所以不會特別關注這一類。從長周期來說,地產行業的成長可能已經過去了,不具有長期持有價值,金融要看個股,偏零售銀行的估值到了偏低的水平,我還是會關注,其他則不太會參与。

張東一:這些年宏觀經濟處於總體平穩的狀態,所以與宏觀經濟周期相關度較高的行業這些年都沒有大機會,但弱周期的大消費行業總體保持比較高的景氣,這也是基金重點配置消費行業的主要背景。在擔任基金經理之前,我主要負責大消費的研究,對這些行業和上市公司跟蹤和研究的時間比較長。關於細分行業和選股標準,前面也講了,持續有現金流回報、高ROE、有預期的可持續的成長性是我比較看重的。

重視長期選擇具有持續成長能力的公司問:您管理的廣發聚優、估值優勢、創新驅動三隻基金有什麼區別,配置上有什麼特點?

問:您覺得應該如何理解渠道對於消費行業的業績影響?

從財務報表來看,會計是一種商業語言,我們可以從三張表之間的勾稽關係、財務指標、盈利質量指標、資產周轉指標弄明白它是一門怎樣的生意。看財報時,不能拘泥於只看某一兩個指標,因為會計是一個很複雜的系統,如果只看一兩個指標,很容易通過會計優化做出來。所以要把它們之間的勾稽關係想清楚,通過報表體現進銷存業務勾稽關係,跟實際調研情況進行印證,能想清楚它是怎樣的生意、這個生意是怎麼做的、是不是一門好生意。不能僅看ROE或凈利潤增長、利潤率,它是系統性的問題。

張東一:我傾向於買看得長一點的公司,怎麼才能算是能看得長的公司呢?首先是持續盈利能力要好,一是ROE夠高,即盈利的量要夠,二是盈利的質要好,也就是要純現金流業務。支撐公司能有這樣財務指標結果的都是市場潛在空間比較大,商業模式比較好,壁壘也比較高,這樣才能保證持續性,並且是純現金回報的高ROE,這是我選股的標準。

問:未來主要看好哪些行業?消費行業的空間是不是小於科技類?

張東一:我比較喜歡看得長一點,有耐心一點,所以組合不會出現太多輪動,收益基本都來自於長期。去年三季度、四季度,一直到今年2月份,我管理的廣發聚優組合跑輸指數。但拉長時間來看,過去三年這隻基金還是有很好的超額收益。我沒有太多考慮短期市場會喜歡什麼,或者什麼東西可能是熱點,哪些行業資金會湧出去,這方面的調整會比較少。

都說美食、美衣、美容是女性的三大愛好,但這位才女基金經理偏偏都不愛,因為她更愛讓自己基金業績長優的3大「投資愛好」——看報表、勤調研、愛讀書。其中,看報表是她為自己建立的「護城河」,她能在看似紛繁複雜的財務報表中把握上市公司的產業邏輯、業務模式和財務狀況,基於這三個因素深刻理解企業的商業模式,分析影響股價的主要矛盾。

張東一:我覺得對於小白投資者來說,首先需要的不是看巴菲特、索羅斯或某位投資大師的書,而是先學財務會計。上市公司大部分公開信息都來自於財務報告,如果我們讀不懂財務報告,就無從下手。所以首先要有財務會計的基礎,你要知道怎麼解讀這個東西,再去看投資大師的書,例如芒格的《窮查理寶典》寫得比較具體,它可以讓你了解什麼是好的選股標準。

問:今年算是小牛行情,市場結構分化比較大,你覺得看四季度,或者看明年,影響市場的主要因素是什麼?

問:你在三季報中提到,下半年大盤指數以震蕩為主,請問對於具體行業的投資機會你是怎麼看的?包括醫藥、白酒?

張東一:我們要站在投資者、股權持有人的角度考慮這個問題,需要看到全局。比如說這個瓶子不錯或者這個飲料比較好喝,所以有前景,其實這是以消費者的角度品評這個東西行或不行。或者覺得工藝比較好,這是從技術總監的角度評價公司好或不好,這些都是盲人摸象,有很大的主觀傾向。我認為要從全局的角度考慮,就是說我作為股東,究竟這個公司的利潤來自於哪兒,比如釀酒,真的是因為工藝不同,白酒企業才產生這麼大的銷售差異嗎?工藝是有影響,但可能並不是最重要的影響因素,所以我們要找到權重影響因素並且深入下去。對於工藝,我們應該盡量多的了解,但更多是做減法,找到主要因素。

關於財報中需要關注的點,每個行業需要關注的因素不同,比如白酒利潤率這麼高,分析它的存貨就沒有特別意義,分析它的預收賬款相對而言意義更大;有些行業存在墊資,觀測它的應收賬款有沒有變好會更為重要。每個行業的商業模式不同,需要側重關注的指標也不一樣。比如商業本身玩的就是周轉的遊戲,供應鏈會影響企業利潤率,周轉率會影響ROE,我們對於商業類公司會更關注供應鏈有沒有對它的利潤率產生變化,周轉率有沒有變化。

投資其實是認知能力的變現,就看你有沒有前瞻的判斷性,看你對企業價值的判斷是否準確。但這種變現並不是線性的,並不是說今天看了一本書,明天就有收穫。它是一個不斷積累、厚積薄發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不斷修正自己的認知,不斷完善自己的方法論,拓展自己能力圈。可能積累很長一段時間,才會看到一點點的成果。

張東一:目前外資買A股的消費品比較多,在這樣一個大浪潮里,A股市場中一些競爭力並沒有那麼好的品牌消費品公司也獲得了不錯的成長,這是大背景下的板塊性機會。

我們外出調研其實並不只是調研上市公司,還會調研上市公司相關公司和產業鏈上下游,一些行業或公司的實際運營情況,其實跟我們之前的想法會有較大出入。有些行業只看盈利增速會覺得是成長標的,但了解它跟上下游是怎麼做生意的,或者了解一下他在行業的競爭口碑,就不會被它表觀增速所迷惑。

問:你在廣發基金國際業務部,平常也喜歡看海外上市公司的報表。你在管理A股基金時,是不是會從國際的視角來評估公司的價值和估值?

張東一:聚優和創新驅動在行業配置方向的差異不大,可能個股上有一些差異。我在這兩隻基金的任職時間比較長,帶有比較強的我個人風格色彩——看好的行業配置的比例比較高,某些不看好的行業基本沒有配置。

從財務報表來看,會計是一種商業語言,你可以從三張表之間的勾稽關係、財務指標、盈利質量指標、資產周轉指標想明白企業是一門怎樣的生意,不能拘泥於只看某一兩個指標,因為會計是一個很複雜的系統,如果只看一兩個指標,很容易通過會計優化做出來。所以要把它們之間的勾稽關係想清楚,通過報表體現進銷存業務勾稽關係,跟實際調研情況進行印證,能想清楚它是怎樣的生意、這個生意是怎麼做的、是不是一個好生意。不能僅看ROE或凈利潤增長、利潤率,它是系統性的問題。

張東一:白酒和家電比較多,醫藥會選擇一些估值合適的類消費屬性的進行配置,還有一些其他行業,只是沒在前十大出現。我覺得基金組合的持續收益,並不是來自於基金經理,而是來自於基金經理選擇的公司,這些公司在持續成長。是我們選擇了靠譜的公司,是這些公司的持續成長給基民、給組合帶來收益。我對組合重倉標的的還是有信心,這些公司還是有持續成長能力的。

問:投資一個行業我們需要理清楚哪些東西?具體了解到哪一步?比如大體上行業的商業模式、競爭格局、發展趨勢等等,但是具體到生產工藝是不是必須要了解?

張東一:消費是很寬泛的概念,既有渠道消費品,又有品牌消費品,以品牌消費品為例,本質上是不斷提高無形資產並將其變現的過程,所以它們大部分在會計報表上體現出比較輕的資產,如果有分銷模式,體外還有經營槓桿,這個行業大部分好品牌的公司都會體現出很好的現金流和ROE狀況。

喜歡看得長的公司盈利的量要夠、盈利的質要好問:前面幾位來分享的廣發基金的基金經理,投資風格各有特色,能否簡單介紹一下你的投資風格以及特色?

問:對於上市公司發佈的三季報,你會關注哪些重點數據的變化,並如何判斷繼續持有抑或調倉?

張東一:每個行業不一樣,比如白酒,大家會關注批價變化。我覺得要關注這些變化,但不要被高頻數據所打擾,我們應該知道什麼是大方向,而不是過於短期價格,影響我們的判斷。研究一個行業。最重要的是找出中長期指標,跟蹤影響中長期因素會更好。

問:你是否有比較推崇的投資人?對你的投資框架和投資理念有什麼影響?

張東一:我覺得巴菲特、芒格的投資方法論比較好,他們的投資周期很長,經歷過市場的大風大浪,他們的想法和理念對大家有很深刻的影響。比如芒格提示巴菲特不要撿「煙屁股」,什麼樣的行業是好行業、更應該看重哪些股票;巴菲特說「如果只選擇一個財務指標的話,我會選ROE」。問他投資中應該學會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他說「讀懂報表」。這些對我的成長有很大幫助。

張東一:其實性格還是有很大差異,我持股的集中度偏高、一直保持高倉位,我個人比較能夠承受波動。如果我覺得長期是行的,就不會特別猶豫。這些是比較男性化的一面。當某些行業前面漲幅比較多、估值比較高的時候,我考慮把組合做得分散一些,以降低波動,這是組合管理上的問題,會考慮回撤。對自己不是很熟悉的行業,不會輕易介入,少碰不清不楚、估值偏高的東西,這可能也是女性化性格的特點。

問:你更喜歡白馬股,還是成長股?

價值投資這件事情不是一定要買什麼就叫做價值投資,而是什麼事情我們做起來更有把握。如果我們有一種方法,雖然跟別人不一樣,但我做起來特別有把握,這也可以,只要能提高勝率、少虧錢,提高未來持續盈利的穩定性,提高收益,如果這個方法自己練起來是可以的,都算。

張東一:是的,我會關注海外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審美偏好、估值水平等。過去,我們國內的資本管制比較嚴格,A股基本是自成估值體系。現在隨着資本市場的對外開放,A股估值體系更加全球化,投資A股時的審美標準和估值體系還是會考慮國外的經驗。例如,A股估值偏高的行業,看看在海外是否有性價比更高的替代品,一些海外比較喜歡的行業和商業模式,A股的定價是否充分。

張東一:從長周期來說,我們要想明白這個錢來自於哪,不是來自於市場的博弈,不是來自於交易,而是要來自於企業利潤的持續增長,或者是它的價值被嚴重低估,出現估值重新再認識,出現估值修復、業績持續增長,這些都是我們有把握掙到的錢。

張東一:調研時要了解公司的經營思路和他們對行業的認識,以及行業的運作模式。畢竟我們沒有在實體企業的工作經驗,大部分研究停留在案頭上,而且是跨行業了解,對很多行業的了解不夠接地氣,某個行業是怎麼掙錢、怎麼運作的,我們都是紙上談兵,調研過程中還是要以企業運營的角度接地氣地了解各個環節是怎麼做的,還要了解公司的經營想法。

問:您是怎樣跟蹤一家消費品企業,您覺得哪幾個點是讀財報時必須關注的?

至於擇時時點,要看預期收益率,如果預期收益率沒有特別高,買入消費類基金就不用特別擇時,只需要選一個合適的基金經理。如果對未來預期收益率有比較高的訴求,確實需要擇時,最好有年初那樣的機會。如果沒有,則需要大家把預期收益率調整到合理水平,那麼也不用擇時,這是中國的大機會,可能會持續很長時間。

實地調研產業鏈上下游不為表觀增速所迷惑問:您在實地調研的時候,會重點考察哪些方面?

問:普通個人投資者應該閱讀哪些書籍去提升自己,從小白到大牛,需要怎樣的磨礪和修鍊?可以說說您喜歡讀的書嗎?

張東一:去年三、四季度,一直到今年3月份之前,我的組合持續八九個月跑輸指數,我會檢驗自己之前的想法是不是錯了。不能被市場擾亂心態,這是基金經理的基本功,也是從事這一行一定要承受的。

張東一:目前中國還處在消費升級周期,因為中國這麼多人口,消費升級周期會很長,所以從長周期來說我還是看好。至於科技類,國家確實對很多行業進行了重點扶持和投入。不過,科技行業具有強者恆強、一家獨大的特點,我很難判斷科技類企業的成長什麼時候能兌現,也很不太容易找出哪些企業會成為未來的頭部。

原標題:37問37答!80后才女基金經理最新分享:調研、投資、愛讀書!

關於哪些細分行業更好,A股的白酒沒有海外競爭者,特別是高端白酒,又具有很高的品牌壁壘,商業模式也比較好。不過,這個行業有比較強的宏觀經濟周期性,這一點是不可迴避的。所以,這個行業還是要買在很好的估值上。今年年初,白酒估值到了比較低的水平,確實醞釀著比較大的機會,是一個特別好的配置時點,當前的估值在合理水平。醫藥行業很細分,甚至某一個細分賽道上只有一兩家公司,醫藥中的類消費品,屬於研發投入產出比較好的子行業。

還有很多投資理念不是說不能掙錢,而是操練起來勝率不一定很高,或者說不容易操練,或者在性格方面有很大差異。對我個人來說,芒格、巴菲特的投資方法論,還是不錯的選擇。近年來,價值投資成為更為主流的策略,大家開始關注現金流回報、周轉情況,對財務指標越來越關注。雖然我覺得DCF算出定量的結果不是特別容易,或者說很容易產生偏差,但它為大家提供了思考的框架和方向。

從中長期的視角評估企業估值水平

我們外出調研不只是調研上市公司,還會調研上市公司產業鏈上下游,會發現一些行業或公司的實際運行情況與我們之前的認知有很大出入。例如,某些行業看報表中的盈利能力覺得是成長性行業,但了解一下它跟上下游是怎麼做生意的,或者了解一下他在行業的競爭口碑,就不會被它表觀增速所迷惑。

張東一:宏觀經濟何時見底回升,中美貿易關係的演變,這些對明年都是比較重要的影響因素,今年的宏觀經濟總體平穩,貨幣寬鬆,這也使得與經濟周期相關度不是很高的成長性企業有較好的機會。不過,宏觀和市場風格很難判斷,放長時間維度看這個也不是重要影響因素。關鍵還是要看行業和公司,挑選具有持續成長能力的好公司。

問:同一個細分子行業的幾家公司,估值差異很大,如何去選擇或者判斷哪家公司更優?

張東一:不能以絕對值PE、PB看這個事情,可能某一個公司PB比較低,但未來有很大可能性進一步侵蝕資本,也就是可能會虧損,或者產生更大的資本消耗,那麼它的PB就是會處於比較低的水平。我覺得要往後面看,在3-5年時間內,這些公司未來的PE和PB會到什麼水平,在可預期的未來滾動來看,比如某些行業的PB現在是比較低,但滾動看後面,可能某一年會產生比較大的虧損,那麼未來PB可能一下子就變高了。所以要以中長線眼光來看未來PE和PB會到什麼水平,再結合行業屬性進行比較可能會更好。

問:今年的市場行情是喝酒吃藥,您覺得這塊投資要點是什麼呢?應該關注哪些方面呢?

問:目前那麼多消費基金,你管理的基金對比於市場的消費基金有何優勢?消費目前偏高,目前符合擇時的節點嗎?

張東一:喝酒吃藥行情的大背景還是人均消費能力提升,醫保覆蓋變得越來越好,把很多仿製葯剔出去,國家有能力干更重要、更有意義的事情,所以催生了這一波行情。投資要點主要是看業績增長和長期空間。對於消費,大家比較關注它的競爭格局有沒有變化,未來業績增速有沒有拐點。對於醫藥,大家更多是關注行業層面或某一個細分領域競爭格局的變化。

醫藥也有很多細分子行業,新葯研發是看投入產出比,即研發勝率和研發回報率,穩定性稍弱。從商業模式看,醫藥中的類消費品以及成長期的消費子行業都是不錯的選擇。如果比較起來,從長周期來說,個人更偏向于喜歡品牌消費品。

在正式分享路演文字回顧之前,我們一起來看看這位才女基金經理的3大「投資愛好」吧!

張東一:我覺得銷售渠道會加大報表的波動,例如,初期需求比較旺盛,在滲透期的時候,行業的滲透率比較低,渠道會感覺自己的貨拿來都比較好賣,會產生一種幻覺,再加上上市公司對渠道的激勵,容易有鋪貨行情,這會擴大報表,使報表增速超過真實需求的增速。當企業的發展到一定規模之後,如果終端需求出現擾動,渠道存貨又會對報表產生負面影響,我覺得它加大了波動。但如果僅僅是波動,它本身會給我們提供中期買點或賣點。

愛好3:「愛讀書」,讀書很泛,很多並不是與投資直接相關的書

我讀書很泛,很多都不是直接與投資相關的書籍。很多時候,投資是你的世界觀和人生觀的折射,怎麼控制自己的心性,這是更重要的問題。如果我們只是拘泥於XX教你如何選股,這些都是技術性問題,大家看到的東西都差不多,大家都按照同樣的路數選,巴菲特的書翻來覆去就那麼幾條,為什麼結果會產生這麼大差異?本質上在於我們怎麼認識,什麼是好公司,能更深刻地理解好。

問:基金經理的性格與組合相關,能否介紹一下你的組合特點?

從行業基本面來看,白酒銷售量這些年整體出現下滑趨勢,銷量向頭部企業集中,頭部產品持續提價,龍頭企業的盈利能力高於行業平均水平。再往後看3-5年,頭部企業特別是高端白酒增長的確定性還是比較強,次高端還是存在競爭的變數。

調研時要了解公司的經營思路和他們對行業的認識,以及行業的發展模式。畢竟我們沒有企業經營的經驗,大部分研究停留在案頭研究,而且是跨行業了解,對很多行業的了解不夠接地氣,某個行業是怎麼掙錢、怎麼運作的,我們都是紙上談兵。因此,調研過程中還是要以企業運營的角度接地氣地了解各個環節是怎麼做的,還要了解公司的經營思路。

廣發估值優勢這隻基金採用的是PB-ROE策略,我也是嚴守這個策略來管理,所以在行業配置相對均衡,比如金融、地產、鋼鐵行業都有配置,不會把行業結構做得很偏。而且,會定期跟蹤企業的估值變化和ROE變化。另外,估值優勢合同約定可以買港股,可選擇的市場範圍更大,相對來說波動比較低,它的超額收益主要來自於每個行業股票的超額Alpha。

張東一:我當研究員時看的就是消費行業,看的時間比較長,很多行業都有比較深度的研究,這是相對比較有優勢的地方。另外,我們公司研究團隊對消費研究方面的支持也不錯。

問:你是按照什麼樣的邏輯來挑選個股的,例如,定性指標和定量指標各有什麼?

問:您的基金重點配置白酒、醫藥、家電龍頭股,選股的邏輯是什麼?怎麼樣能保持持續的收益?

10月29日,基金君邀請了廣發基金國際業務部基金經理張東一做客粉絲會。這位80后女孩是基金圈中的才女,是倫敦政治經濟學院、英國約克大學的雙料碩士,專業為數理金融學和財務會計學;入行11年,管理基金4年。由她管理的廣發聚優近3年回報達到64.77%,在同類178隻基金中排第3(數據來源:銀河證券,截止11月1日)。

愛好2:「勤調研」,調研相關公司和產業鏈上下游

長期有問題的行業或行業屬性不好的,即使短期業績增速好,我也不會重倉。例如,2017年電子行業比較好,但我覺得行業屬性有些問題,所以沒有選擇配置。短期存在組合排名靠後的風險,長期看就不是個問題。個人比較看重安全邊際,如果估值特別高,也不會重倉。

張東一:首先,定性特別重要,要把公司和行業的商業模式想明白、長期是怎樣的空間,才能從定量角度研究企業的定價,評估買入時點。如果定性定出來就不好,即使估值很低,長期也沒有特別大的價值。定性是首先選大方向的問題,這一點特別重要。定量主要是看財務指標,ROE不能太低,以及周轉率的情況。至於PE和PB,我覺得要動態變化地看,不能以PB或PE的絕對數來代表估值。

張東一:至於成長股還是白馬股,我覺得很多時候是A股給它貼上標籤。從過去五年的市場來看,A股的估值體系很難跌得很透,估值不會特別便宜。當A股沒有系統性被低估的背景下,投資標的還是要有一定的成長性。不過,我不是以純粹的短期業績增長來定義一家公司是否有成長性,我比較看重長期有沒有成長性,看重成長的持續性,不是短期100%的增長就一定比30%的增長好。

醫藥估值偏高看好消費的長周期機會問:近兩年來,外資持續流入A股。從國內外視角看,國內大消費、醫藥行業中的哪些細分行業具有更好的核心競爭力,性價比更高?

我讀書很泛,有些並不是與投資直接相關的書籍。很多時候,投資反映的是你怎麼認知社會和行業和怎麼控制自己的心性。如果我們只拘泥於XX教你如何選股類的書籍,這些都是技術性問題,大家看到的東西都差不多。大家都按照同樣的路數選,為什麼結果會產生這麼大差異?本質上在於我們怎麼認識,什麼是好公司,能更深刻地理解好。跟別人理解的層面不同,並且有心性,不被市場節奏打亂,這很重要,所以看的書需要寬泛一點。

「我們需要熱愛投研這個行業。只有發乎內心地愛好一樣東西,才會日積月累地鑽研它。」這是張東一真實的內心獨白。你有哪些投資愛好?歡迎留言和基金君交流。下面我們一起來看看這位「有投資熱情」的基金經理當天還分享了什麼?

每個行業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我目前持有的行業是基於中國進入人口紅利慢慢消失但人均收入上升的過程,所以消費及消費相關的東西比較好。在這樣的大框架下,我再從經濟和行業比較的角度選擇大方向,然後根據ROE等指標和自己的選股標準選齣子行業和個股。其中,我會先看資產回報率,不管是ROE、ROIC、ROA,它們的絕對值、它們之間的變化情況都是最需要關注的。其次是看清楚資產負債表,能不能有持續現金流入。

問:你提到做投資不能停留在表面上,要重點分析企業的商業模式,抓住主要矛盾。消費和醫藥方向中,細分行業的商業模式各有什麼特徵?

張東一:行業並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只是每個行業有自己繁榮昌盛的周期,也有低迷調整的階段。例如,2003年至2004年,是「五朵金花」年代,鋼鐵、電力、高速公路都是很好的行業,當時中國的固定資產存量不足,中國進入投資周期,基礎設施類產能供給不足,當時講消費都沒有特別大意義。2004年至2010年左右是地產周期,當時金融、地產是最好的行業,需求旺盛,ROE持續上升,這一類行業在當時也是很好的行業,當時如果做消費是有一定問題的。

張東一:我也會關注三季報持續性的變化,比如跟二季度比的增速情況,是否有加速、減速,財務指標是否有惡化或變好的情況。不過我不會因為一個季度財務數據增速的變化而選擇調倉。

問:您在28個行業中篩選投資板塊,是基於哪些角度思路或者原則來進行組合投資?

問:當自己處在身心俱疲的狀態,感覺非常不好,卻還要做出正確的決策時,您會怎麼做?

張東一:2014年、2015年之後,宏觀經濟看上去是比較平穩,向上有宏觀去槓桿,防止地產泡沫,這會制約我們的貨幣政策。但同時,我們處在經濟轉型期,投資回落確實會影響總需求,所以又會有一點適時的托底政策。目前來看,醫藥行業的系統性估值偏高,白酒目前合理,長期看還是有空間的。

今日关键词:2019年度流行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