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盘古当初受让海联讯股份的转让尾款还尚未还清-开县新闻-柏乡新闻
点击关闭

股东支付-深圳盘古当初受让海联讯股份的转让尾款还尚未还清-柏乡新闻

  • 时间:

景区游览实名登记

在業績低迷的幾年間,海聯訊的第一大股東於2015年年底變更為中科匯通,到2018年中變為深圳盤古。今年第三季度,海聯訊的單季度營業收入同比下滑7.28%。

記者注意到,直到今年簽署《和解協議》,深圳盤古才又向中科匯通支付了1000萬元,並約定在9月26日前支付餘下的3.94億元尾款。不過目前,上述尾款已被再次延期至12月20日前支付。

一年多來,中科匯通與深圳盤古簽署了延期還款的補充協議、還與深圳盤古實控人徐鍇俊、及其關聯公司深圳市盤古天地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盤古天地投資」)簽署有《保證合同》,也曾提出相關仲裁程序,並在程序中止后與深圳盤古簽署《和解協議》。

實際上,深圳盤古當初受讓海聯訊股份的轉讓尾款還尚未還清,如今突然尋求「接盤」,不免令人猜疑是否因為尾款壓力。

轉讓尾款還未支付完畢,如今深圳盤古已打算將其「海聯訊第一大股東」之位拱手出讓。近日披露的相關公告顯示,深圳盤古擬向杭州金投轉讓8308萬股海聯訊股票,轉讓價格7.6元/股,合計總價6.31億元,足以覆蓋被逾期至今的轉讓尾款3.94億元。若交易完成,深圳盤古持有的海聯訊股份佔比將變成5.05%,杭州金投將成為海聯訊第一大股東。

11月12日,海聯訊發佈權益變動公告稱,其第一大股東深圳市盤古天地產業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深圳盤古」)擬向杭州市金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杭州金投」)轉讓24.8%的海聯訊股份。權益變動后,深圳盤古將不再是公司的第一大股東。

當時,海聯訊原大股東中科匯通(深圳)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公司(下稱「中科匯通」)以11.04元/股的轉讓價格,向深圳盤古轉讓了29.85%的海聯訊股份,合計作價11.04億元。去年5月份,在支付了7億元股權轉讓首款並完成股份過戶后,深圳盤古成為海聯訊第一大股東。

實際上,從海聯訊自身業績表現來看,大股東的頻繁變化很難說沒給公司日常經營帶來影響。財務數據顯示,2016年至2018年,海聯訊營業收入連續三年負增長,扣非凈利潤水平也遠不如五年前。

對於中科匯通而言,中科招商集團聯席總裁楊天歌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作為深圳盤古債權方的中科匯通,樂在其成,有利於我方債權實現,希望該股權轉讓能夠儘快、依法、合規履行完畢。」在談及股權轉讓尾款時,他表示,因涉及內幕信息,關於海聯訊股權轉讓的事項目前無法透露更多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當前深圳盤古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的質押率高達99%,其自身或許也存在資金難題。天眼查數據顯示,實控人同為徐鍇俊的盤古天地投資曾因多次拖欠企業所得稅而被列入欠稅公告名單,其投資的公司深圳市盤古運營服務有限公司今年還曾拖欠企業所得稅。

此外,關於本次深圳盤古向杭州金投轉讓股權一事,海聯訊進行風險提示稱,由於深圳盤古持有的公司股份已累計質押99.59%,占公司總股本的29.73%,且其累計被凍結股數還有210萬股。「本次協議轉讓可能存在因無法解除質押、凍結,而導致轉讓不能完成的風險。」

在成為海聯訊第一大股東的一年多時間里,深圳盤古給外界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還不上尾款」。

對此,《證券日報》記者聯繫深圳盤古董事長徐鍇俊的秘書欲進行採訪,公司方面回復稱,「目前股份轉讓交易正常進行,可關注巨潮網上市公司公告」,徐鍇俊並未直接回應採訪。

然而,深圳盤古剩下的4.04億元股權轉讓尾款卻犯了「拖延症」,截至目前,該筆尾款已至少逾期三次。

對於上述情況,《證券日報》記者向海聯訊證券事務部發去採訪提綱,截至記者發稿並未收到回復。記者同時多次致電公司,對方表示證券事務部今天一直在開會,無法聯繫。

今日关键词:釜山世乒赛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