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KPL现役及退役选手提供再教育机会-专用车新闻-建宁新闻
点击关闭

时间专业-为KPL现役及退役选手提供再教育机会-建宁新闻

  • 时间:

腾讯广告翻车

26日,QGhappy電競俱樂部的王者榮耀職業聯賽(以下簡稱KPL)選手Fly更新了一條微博:「學了這麼久的英語,可派上用場了。」

事實上,目前大部分電競職業選手退役后的選擇幾乎都是做教練、解說或者成為主播,因此電競選手退役后的出路其實是十分狹窄的。

然而年紀輕輕的Fly或許肩膀還不足以承擔謀生帶來的壓力。繁重的工作,說不上好的上下級關係,對未來的迷茫,似乎只有下班後幾個同伴一起打幾局遊戲的時間才是自己最放鬆的時候,也是在這個時候,Fly的遊戲天賦逐漸顯現。

普遍學歷較低,15位職業選手選擇回爐

和大部分競技體育項目一樣,職業選手越來越低齡化的副作用,就是很多本該在學校讀書的年輕人為了專業技能的提高而不得不放棄學業。

KPL官方也為本次考試做出了讓步,宣布原定於10月27日的比賽將會調整至10月25日,以支持選手參加考試。

沒什麼技能的Fly選擇在飯店打工,成了一名打荷工,早6晚9,一個月2300元,彼時的Fly覺得相比讀書,「上班拿工資是一件很自由的事」。

然而相比電子競技,高校對於傳統體育項目的職業選手接受度要高得多,且不說柯潔、孫楊等被國內一流大學錄取的特例,大部分學校對於拿到國家評定的運動員資格的學生都有一定的優惠政策,而對於從事職業電競的人來說,這扇門卻一直沒有打開過。

QGhappy電競俱樂部微博。

基於這一現狀,在前不久的KPL三周年上, KPL宣布與廣州體育學院合作,將通過單招的方式,為KPL現役及退役選手提供再教育機會。據悉報名這次考試的人,涉及KPL六大俱樂部的15個人,上面提到的Fly正是其中之一。

讓職業選手返校「回爐」,這是KPL9月上旬公布的最新計劃,也是整個電子競技行業的首次嘗試。由此, KPL選手參加高考的話題也成為電競圈裡的熱點。

打通再教育通道,提升選手綜合素質

出生於2000年的Fly真名彭雲飛,重慶人。初中沒有讀完就出來打工謀生,直到現在他還記得從學校離開那一年,他拿着父親和二哥給的七百塊錢,在重慶龍頭寺汽車南站花398元買了一張車票隻身來到上海,開始了自己孤身一人的闖蕩。

成為KPL選手后,Fly不再為生計擔心,但早早離開學校的他心中一直有着遺憾,「其實我挺羡慕那些在讀的學生,以前因為家庭和個人原因沒能讀下去,現在有了這個機會想好好把握一下。而且從個人角度來說也是一次很好的提升機會,上過大學,以後即便我不再是職業選手,起碼還有別的路可以選。」

當然,密集的賽程和訓練並不允許選手們有太多的時間放在複習功課上,因為電子競技的賽事大多在晚上,有時候甚至會進行到深夜,所以隊員們的生物鍾多數也是中午起床,QG俱樂部規定的訓練時間是下午2點開始。大多數時候,Fly會是起得最早的那個。

眾所周知,在電子競技已經逐步正規化的今天,從業人員的個體素質、受教育程度仍然是最大的短板。不管是玩電競「不務正業」這種由來已久的刻板印象,還是電競選手普遍低齡的現實,這群少年們受教育程度參差不齊的情況在行業內也並不是秘密。

這位早早離開校園的現役KPL選手,報名了2019年全國成人高等教育運動訓練專業招生考試。與他一起報名的還有KPL旗下多傢俱樂部的其他14位職業選手,如果成績通過,他們將會成為廣州體育學院的學生。

    

再加上如今直播行業的下滑以及電競專業人才的增多,這三個出路的競爭也日漸激烈,除了幾個明星選手轉型成功之外,大部分的電競選手退役之後的發展都並不穩定。

「我希望每一位職業選手都應該有這樣的追求,不斷地去完成自我突破,通過學歷教育本身所帶來的知識,以及面對社會和人生的態度和認知度,得到更好的培養和教育,讓他們在未來人生髮展中能夠達到更高的高度,這是我們最期望達到的一個目標。」 KPL聯盟主席張易加表示。

在9月上旬KPL三周年宣布與廣州體育學院的合作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內容就是雙方將攜手打通KPL職業選手再教育通道。未來,KPL職業選手將通過參加廣州體育學院繼續教育單招考試的形式獲得相應學歷教育,重回校園,意味着這些曾經放棄學業的少年們有了新的道路可以走。

「上午10點到12點這段時間我們一般沒有訓練,以前我會在上午健身,接下來我會把這段時間用來學習,另外以後也做到早睡早起,有更多的時間來準備學習上的東西。」

據悉,針對KPL職業選手,廣州體育學院將開設覆蓋賽事策劃、俱樂部管理、傳媒、解說等電競專業項的能力提升班,為選手提供更多的能力和學歷上的提升,打通退役后的就業通道。

今日关键词:2020年高考报名